徐澈源 Suh, Cheol-Won
徐澈源 Suh, Cheol-Won
首尔峨山医院
肿瘤内科
淋巴瘤、多发性骨髓肿瘤、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
在线预约 1:1咨询
优势领域

学历

1977. 03 ~ 1983. 02 首尔大学医学学士

1985. 03 ~ 1987. 03 首尔大学医学硕士

1989. 03 ~ 1994. 02 首尔大学医学博士

经历

1984 .03 ~ 1987. 02 首尔大学医院内科专科医师

1987. 03 ~ 1989. 02 首尔大学医院血液肿瘤内科前任医师

1990. 03 ~ 1991. 02 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前任医师

1991. 03 ~ 1993. 03 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前任讲师

1993. 04 ~ 1997. 09 巍山医科大学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助理教授

1997. 10 ~ 2002. 09 巍山医科大学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副教授

2002. 10 ~ 현재 巍山医科大学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教授

2008. 03 ~ 2012. 02 首尔峨山医院肿瘤内科科长

  • 2009韩国血液学会淋巴瘤研究会会长,2014委员长
  • A new extranodal scoring system based on the prognostically relevant extranodal sites in 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not otherwise specified treated with chemoimmunotherapy. Ann Hematol. 2016 Aug;95(8):1249-58.
  • Clinical Features and Survival of Patients With Follicular Lymphoma in Korea. Clin Lymphoma Myeloma Leuk. 2016 Apr;16(4):197-202.
  • Occurrence of sarcoidosis after chemotherapy for non-Hodgkin lymphoma. Korean J Intern Med. 2016 May;31(3):605-7.
  • Pretreatment whole blood Epstein-Barr virus-DNA is a significant prognostic marker in patients with Hodgkin lymphoma. Ann Hematol. 2016 Apr;95(5):801-8.
  • 18F-Fluorodeoxyglucose (FDG)-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computed tomography in mucosa-associated lymphoid tissue lymphoma: variation in 18F-FDG avidity according to site involvement. Leuk Lymphoma. 2015;56(12):3288-94.
  • A phase 2 study of inotuzumab ozogamicin and rituximab, followed by autologous stem cell transplant in patients with relapsed/refractory 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 Leuk Lymphoma. 2015;56(10):2863-9.
  • Autophagic Markers BECLIN 1 and LC3 are Associated with Prognosis of Multiple Myeloma. Acta Haematol. 2015;134(1):17-24.
  • Body mass index as a prognostic factor in Asian patients treated with chemoimmunotherapy for diffuse large B cell lymphoma, not otherwise specified. Ann Hematol. 2015 Oct;94(10):1655-65.
    等多篇论文
  • 针对癌症医院的短期症状及在癌症医院急救就诊室中进行迅速、准确的早期治疗的同时,进行诊断性检查
  • 通过20余年的就诊经验,体系化的形成效果得到认可的治疗方法,并开发了独家的规则
  • 由临床专业护士、骨髓移植协调员、临床药师及护士参与到骨髓移植中,得以将误差降到最低并提高骨髓移植初期早期死亡率及移植成功率
  • 积极施行父母、子女间的半一致骨髓移植

可多活1~2年的药,新药的积极开发

会有像近期一样积极开展针对“多发性骨髓肿瘤”进行研究的时期吗?

对于一般人来说多发性骨髓肿瘤可能是生疏的名字,但多发性骨髓肿瘤在国内的血液癌症中是位于非霍奇金淋巴瘤及骨髓性白血病之后,发病率较高的疾病。2013年标准,年患者数为1300名,占总癌症发病率约0.6%,并随着老年化呈现出增长的趋势。

因疾病的特征,经常复发,因此随着治疗次数增多,反应率及反应花间逐渐降低,甚至有时还可以达到“不反应”的状态。

因此,为了改善复发或不反应性多发性骨髓肿瘤患者的生存率,急需引进其他治疗选项。

相对庆幸的是,随着针对多发性骨髓肿瘤领域积极进行研究开发,生存率得到改善并得到认可的新药也在陆续登场。

现在治疗多发性骨髓肿瘤大体上有沙利度胺系列的免疫调节剂和蛋白酶体抑制剂、单克隆抗体等三种,有依据显示将此三种药物进行适当的合并使用,可梦幻般的提高复发不反应性患者的生存时间。

 

- 据说多发性骨髓肿瘤是经常复发的疾病。但在治疗多发性骨髓肿瘤的最大的限制是什么呢?

我认为,虽然多发性骨髓肿瘤的复发是问题,但很难通过治疗抑制疾病或达到完全反应(CR)同时无法持续很长时间,我认为是最大的限制。淋巴瘤、白血病的完全反应可维持较长时间,但是多发性骨髓肿瘤不行。所以,诱导其完全反应并维持较长时间是现在治疗中的必要选项。

 

-您认为此次推出的含Kyprolis在内,所引进的新药,会对治疗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根据生存曲线坡度逐渐变阧的趋势,期待10年的生存率在5年后可以成为40%、7-8年后为50%。考虑到多发性骨髓肿瘤患者大部分为60岁-70岁左右的高龄人群,若患者可以好好调节疾病,可以多享受10年左右的人生,这一点是非常值得鼓励的。

以将雷利米得+地塞米松2剂疗法(以下称为Rd疗法)及卡非佐米+雷利米得(레블리미드날리도마이드)+地塞米松3剂疗法(以下称为KRd疗法)进行比较的ASPIRE研究为例。研究表明KRd疗法的不恶化生存时间(PFS)为26.3个月,相比以往的Rd疗法延长了8.7个月。是不反应性多发性骨髓肿瘤历史上最长的延长效果。若这类患者的平均期待剩余寿命为3年时,是认证了与整体生存率几乎持平的不恶化性生存时间。

dailypharm 2016.06.27

 

希望恶性淋巴瘤不要再损毁更多的青春

“想在好转后去大学,因此拼尽全力忍住了好几次极为痛苦的高容量化学疗法,并移植了自体造血母细胞,但还是复发了。医生,我还能活下来吗?”

是与霍奇金淋巴瘤抗战长达3年的18岁女学生在几个月前转达给笔者的话。近期,若能使用开发出的新药,会得到比较好的治疗效果,但由于患者的经济情况不允许,最终没能使用。这位女学生的状态正在急剧恶化。作为医生已经达到了极限。

霍奇金淋巴瘤是以19世纪首次接触该疾病的英国医师托马斯霍奇金命名的疾病。是发生在担任人体免疫功能的淋巴系统上的癌症,是淋巴瘤的一种。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效果较好。一般多次使用相互混合的4种左右的复合化学疗法即可痊愈。但是,对这种治疗几乎没有反应或疾病复发时,则需要在进行高容量化学疗法后,进行自体造血母细胞移植。虽然是很艰难的过程,但在10名患者中就有8-9名患者通过这样的治疗克服癌症,重新找回正常的生命。

但是,如同这位女学生,在整体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约有10-20%的患者接受治疗后还是会复发。若通过如此复杂的治疗后还会复发,在选择下一步治疗方法时,就会有很多困难。我国,可供对以往的治疗没有反应或复发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进行选择的治疗方法极少。国际性的治疗指导方针中介绍了很多种治疗方法。但是,很多种治疗方法含有我国不允许使用的药物;或重新使用在以往治疗中使用过的药物,因耐受性效果极差;或是适应症没有得到国内的认可。
近期,可以使用在对以往治疗失败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身上的新药,获得了食品药物安全局的许可。不会对正常细胞或脏器产生大的副作用,只选择性的攻击霍奇金淋巴瘤细胞,可达到很好的效果。但是,无法使用健康保险报销,所以患者很难使用该药物。霍奇金淋巴瘤与其他随着年龄的增加而病发的癌症不同,多发生在20岁左右的人群身上。如想成为大学生的笔者的患者一般,希望正在失去希望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可以战胜该疾病,实现自己的梦想。

Health chosun 2013.12.18

相关专家
top